当前位置:首页
 >> 心理教育  >> 学生驿站
抑郁中的非理性思维
发布日期:2018-10-26 浏览次数: 信息来源:心理教研室 作者:高玉坤(供稿) 字号:[ ]

    小琳从小身体健康,没有重大疾病,但近两个月因为心情一直低落,且有四次自杀行为而被父母带来求助心理医生。小琳是家中老大,从小背负着父母的过高期望。父母将自己未完成的心愿投射至长女小琳身上,对其管教严厉、缺乏正性的鼓励,导致小琳从小就形成了过度注意外在评价的自动化思维模式。“我功课退步表示我是没有能力的,同学会笑我,让我很没有信心。我是家中老大,我不能做妹妹的表率,又让父母难过,让老师失望。我一点自信心都没有,人生有什么意义。”从“功课退步”很快跳至“生命没有意义”的结论,小琳的这种非理性自动化思维与她从小成长的家庭环境有关。小琳小学成绩皆在前几名,上中学以后,成绩比小学差,且不稳定,从前几名跌至二十几名,而另一个与小琳要好的同学,功课以前不如她,现在却比她好,等等,
     小琳有很多非理性思考,非常在意别人对她的评价,若是好的,情绪则平平;若是不好的,情绪则非常不好。她的自我期待是聪明、美貌、富有、孝顺、有成就、有很多的朋友。小琳有“万般皆下品,唯有读书高”的迷思,她的深层担忧是:我功课不好,就不能上好高中,就不能上好学校,也就不能找到好的工作,也就不能成为有用之人,也就不能成为有价值之人,所以就不会快乐。而对自己的优点,如待人和气、和蔼可亲、懂得自我检讨、有自制力、尊敬长辈、热心助人、会替他人着想、富同情心、有正义感,等等,她认为都是理所当然,没有什么值得高兴的。 

自我矫正的办法是:小琳需要学习辨认、观察与记录自己的非理性思考习惯,并反思此错误思考习惯的逻辑是什么,进行批判,进而排除。





打印本页】 【关闭窗口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